推荐文章

翻 译 种 类

中英日笔译 笔录
外文录入 校正
文件排版 软件转换

翻 译 领 域

信息翻译 通信翻译 IT翻译
机械翻译 家电翻译 网站翻译
汽车翻译 航空翻译 电力翻译
能源翻译 环境翻译 农业翻译
化工翻译 电子翻译 半导体翻译
生物翻译 建筑翻译 印刷翻译
合同翻译 法律翻译 制度翻译
金融翻译 会计翻译 广告翻译
商务翻译 贸易翻译 医学翻译
服装翻译 文学翻译 食品翻译
影视翻译 人事翻译 论文翻译

服 务 地 区

北京翻译服务 上海翻译服务
天津翻译服务 重庆翻译服务
福州翻译服务 厦门翻译服务
杭州翻译服务 苏州翻译服务
武汉翻译服务 长沙翻译服务
深圳翻译服务 南宁翻译服务
济南翻译服务 石家庄翻译服务
大连翻译服务 沈阳翻译服务
长春翻译服务 哈尔滨翻译服务
太原翻译服务 西安翻译服务
郑州翻译服务 合肥翻译服务
南京翻译服务 南昌翻译服务
成都翻译服务 昆明翻译服务
贵阳翻译服务 海口翻译服务

TOP

译作书名被"改造":《你的误区》译成《正能量》

    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特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她的作品在中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但是在买作品的时候,读者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资料上说阿列克谢耶维奇有一部著名的作品叫《切尔诺贝利的哀鸣》(VoicesfromCher nobyl),但是找遍书店也没有发现这本书。后来读者才知道这本书早已被中国书商改头换面,取了新名叫《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后来出新版时又换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对译作书名的“本土化”改造问题,也在此引发了热议。

  《切尔诺贝利的哀鸣》不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中国唯一被改头换面的。她的所有作品在中国几乎都被改了名字。她有个中译本叫《我是女兵,也是女人:你未曾听过的“二战”亲历者的故事》,其实原名应该是《战争的非女性面孔》(War'sUnwomanlyFace)。还有一本是《我还是想你,妈妈:你未曾听过的“二战”亲历者的故事》,其实原名应该是《最后的见证者》(LastWitnesses)。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中国所经历的“改头换面”,给读者买书造成了困扰,错买之事时有发生。

  不过熟稔中国出版界的人一见便知道,阿列克谢耶维奇在中国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中国书商惯用的套路。把《切尔诺贝利的哀鸣》译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现在就有了一种“乱世佳人”的感觉,激发人们对于那场灾难的无限遐想。而《战争的非女性面孔》和《最后的见证者》是多么严肃的名字,而如果译成《我是女兵,也是女人》和《我还是想你,妈妈》就立刻“心灵鸡汤”味儿十足,让人忍不住都想喝上一口。显然,中国书商不辞辛劳,改头换面,就是为了能多卖出几本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书,这叫“中国特色”。

  在过去,中国书商也多次用过这样的手段,并且屡试不爽。最有名的例子是,几年前有一本英语著作叫《你的误区》(YourErrone ousZones)被引入中国,书商觉得这个名字太不引人注意,于是就换成了当时中国的一个流行语《正能量》,结果这本书在中国狂销了上百万册。还有一部《卡扎菲的军火商》当时在中国也很热,其实原著并不是叫这个名字,而是名为《第三种选择》(TheThirdOption),内容是美国高层内部的争斗,与卡扎菲没有关系。书商之所以取这个名字不过是因为当时利比亚战事正酣。

  毋庸置疑,这种对书名的“本土化”改造收到了奇效,很多冷门的引进版图书,在中国成为了畅销书。不过从“信达雅”的翻译标准来看,把《战争的非女性面孔》译成《我是女兵,也是女人》,把《你的误区》译成《正能量》都着实让人捏了一把汗。这显然是不够严谨,太过随意了。而如果这一切都为了销售,那也未免太不负责任。

Tags: 责任编辑:admin
【2015-11-09 16:07:03】 【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翻译家刘文飞获颁俄罗斯国家奖章 .. 下一篇译海寻梦 青春常驻

世达首页 关于世达 服务项目 翻译领域 服务地区 翻译报价 质量保障 Trados应用 翻译中心 下载专区 致谢客户 委托常识 在线翻译 联系我们 招募英才 常见委托问题 网站地图